喵松子

  蔺晨便是怎么也没想到这毒是要这么解的。

  

  他正被梅长苏死死的压在身子底下,领口给扯了大半。平日里弱不禁风的麒麟才子此时哪还有半分虚弱的样子,他双脚绞着蔺晨双腿,双手按住蔺晨双腕,压的琅琊阁主全身上下动弹不得。

  

  都怪他太大意。

  

  蔺晨后悔自己大半夜的就送上门来给发狂的人逮了个正着,可不然怎么办呢?蔺晨横竖是不会丢下初次服药的梅长苏不管,但他的确没想到药效对梅长苏的影响竟然会这么严重。白日里因玩闹而仍然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梅花香气让蔺晨一时间有些恍惚,他足足有一年多的时间不曾再纠缠去为梅长苏解毒,所以真到了这一关他反而觉得太不真实。好像他随时都要失去什么了一般。

  

  蔺晨不敢动,更不敢反抗,恐怕就连飞流都看的出来眼前这个梅长苏早就不是他的苏哥哥了,一碗药下去就活蹦乱跳成这个样子?蔺晨就不相信他是真的药到病除。他不知道是该后悔唐突的就给梅长苏用了这没影儿的药,还是该庆幸梅长苏这会儿竟然都有力气欺负自己了。

  

  “长苏?”

  

  蔺晨试探性的唤了一声,声音轻到与两人之间的一触即发格格不入。

  

  没有人回应。

  

  梅长苏眼底的暗色深到可怕,似乎要把蔺晨盯穿,又好像根本没把蔺晨看在眼里。他全身都绷得死紧,蔺晨还什么都没做,便有汗从梅长苏额角滴落。

  

  蒙古大夫想了半天都想不出这是什么药理,他的眉头不自觉也跟着梅长苏皱了起来,他实在怕梅长苏出事,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探梅长苏的脉门。

  

  然而一切未经允许的动作看在神志不清的病人眼里都是威胁,梅长苏反手制住蔺晨腕上穴位,痛的鲜有伤病的琅琊阁主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个没良心的!

  

  蔺晨忍不住在心里暗骂,嘴上却只能示弱。

  

  “嘶……长苏,我不乱动,你放开我好不好?”

  

  也不知道梅长苏听没听懂蔺晨的话,他的力道轻了些,却仍然不肯真的放开蔺晨。

  

  


评论(11)

热度(43)